三一、柳工都涨了为啥他不动?

  • admin
  • 1574137970

  大意是:每个人的财富积累一定不要以为是你多有本事——财富积累完全来源于经济周期运动的时间给你的机会。

  今天要说的,正是一轮固定资产折旧以及老化,经济进入到设备更新换代的“朱格拉”周期带来的机会。

  只要不买到ST长生这样的大雷,隔上几年,总有牛市到来,让套牢的股民“见得天、出得气”。

  2010年以来,中国进入到为期7年的经济软着陆,随着厂房,汽车,机械这些固定资产的折旧以及老化,经济进入到设备更新换代的“朱格拉”周期。

  所谓“朱格拉”周期,即认为市场经济存在着9-10年的周期波动,受设备更替和资本开支驱动。

  典型如工程机械行业,日子从2016年开始,过得是红红火火,业务忙得不亦乐乎。

  三一重工涨幅超过49%,徐工机械涨幅37%,柳工更是连续发力,2017年涨幅超过18%,2018年涨幅超过34%。

  中联重科(000157),2017年上涨只有1.82%,相比其他工程机械公司大为逊色。

  怪哉,究竟是市场戴了有色眼镜看中联重科,人为的造成低估值?还是中联重科本身质地出了问题?

  深入分析中联重科的基本面以后,我们发现有5个方面,市场对中联重科存在认知偏差。

  中联重科主营工程机械当中的起重机和混凝土机械,都跟经济建设的大环境密切相关。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的城镇化率大概为17.92%,到了2017年城镇化是58.52%,距离国际公认的70%的天花板还有相当大的空间。

  今年,经济又开始出现了下行的苗头,要救经济,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还是启动基建项目来拉动经济。

  7月31日的政治局会议提出“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以后,过去地方被收紧的地方PPP项目,又重新被启动。

  这几年的房价如脱缰野马,尽管政府一再宏观调控,但需求强劲以及低利率环境,房地产投资依然强劲。

  2013年“一带一路”战略启动,中国产能过剩行业,包括工程机械行业纷纷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展开经贸合作。

  根据首届亚太资管高峰论坛上发布的《2017年亚太资产管理发展趋势与展望》报告显示:2017-2020年间,“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地区)累计基础设施投资总额将达到5.2万亿到7.3万亿美元,年均投资额为1.3万亿到1.8万亿美元,为工程机械行业带来大需求。

  2017年几个重要的上市公司的海外营收显示:三一重工目前最高,一百多亿,中联重科目前23亿,占比10%多一些,未来这一块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政府稳经济,基建投资提速,房地产需求强劲,海外新需求决定了工程机械复苏具备良好外部环境。

  财报显示:中联重科2015年营收增速-32%,2016年-19%,2017年-3.5%,日子正在好起来

  单看中联重科还好,但相对于三一重工64.67%的营收增速,徐工机械72.46%营收增速,柳工60.79%增速,就显得不尽人意了。

  工程机械的产品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产品是挖掘机,装载机,起重机,以及混凝土机械。

  所以土方机械(挖掘机,装载机)的销量会首先起来,三一重工和柳工的业绩和股价有爆发性表现,然后才是起重机的徐工机械,最后才是主营起重机和混凝土机械的中联重科。

  所以,我们觉得投资者完全没有必要将中联重科跟三一重工,柳工,徐工机械完全放在一条起跑线来比较,如此衡量,定有偏颇。

  像起重机市场,普遍预测今年将会进入到一个销售高峰,进入到350亿以上,而且未来几年仍将大概率保持300亿左右的水平。

  环保部宣布将从2016年4月1日起到2018年元旦分阶段实施国五排放标。

  混凝土机械中的泵车和搅拌车受到的影响更为直接,更新速度在2017-2019年直线上升。

  预计混凝土机械行业未来几年稳步增长,2017 年市场规模约 250 亿元,行业未来增速约 5%~10%,到2021年到达350亿左右。

  从重点发展工程机械,转型为工程机械、农业机械、环境产业和金融服务等多板块协同发展。

  根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的最新数据,2017年,中联环境环卫设备市占率为13.71%。在中高端环卫装备领域,中联环境的市占率高达18%,均列行业首位。

  像环保龙头神雾系企业出现债务违约,东方园林举债失败,这些都是环保行业面临问题的缩影。

  2017年5月,管理层果断将80%的股权卖给了盈峰环境,回流100多亿的资金,卖在“高点”。

  巨款到手,中联重科就不再“四面出击”了,而是集中力量做好自己的最强业务工程机械。

  当时地球最强的工程机械企业是美国的卡特彼勒、日本的小松,韩国的斗山,德国的大象,意大利CIFA等,中国在工程机械领域仍是默默无闻的小字辈。

  背靠部属科研机构建机院的中联重科,依靠吸收转化国外的产品和技术,在中国基建狂飙的几十年里越来越受到市场的认可。

  到了2008年,他从“学生”逐步变为“老师”,反过来并购全球混凝土设备领先企业——意大利CIFA公司。

  金融危机,欧美极品企业疯狂大甩卖,中国是最大的接盘侠,从此,全球工程机械行业开始贴上中国制造的标签。

  101米碳纤维混凝土臂架泵车、2000吨全地面起重机、水平臂上回转自升塔式起重机D5200-240、3200吨级履带式起重机......

  随着一批世界级标志性产品问世,工程机械由中国制造转为中国制定标准,中联重科成为行业制定标准单位之一。

  混凝土机械领域,根据中国工程机械协会预计,2016年全球混凝土机械规模约240亿元,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市占率约为38%和21%,近乎垄断。

  到了2017年,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占据了国内行业85%中高端产品系列的市场份额。

  起重机方面,国内已经只剩下中联重科,徐工机械,三一重工三个主要玩家,也形成市场的寡头垄断局面。

  从全球的视野来看,中国的徐工、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2016年总营收全球市占率分别为3.7%、2.7%和2.3%,排名分别为第2、4和6名。

  随着起重机和混凝土机械的销售高峰在2018、2019年出现,营收以及利润还会扩大。

  从营收以及利润态势,就可看出这种趋势:2009-2010年业绩飞速发展,但随后经济软着陆。

  2012-2016连续5年工程机械行业重度衰退,直到2016年第二季度开始复苏,营业收入增速到今年一季度20.58%,是最近7年最好的表现。

  主要还是工程机械做出贡献,2017年工程机械收入已经占到77%以上,今年环境业务出清,业绩占比还会继续上升。

  从产品毛利率上来看,毛利率从2012年以来趋势性回落至2017年21.35%,到今年一季度快速回升到25%以上。

  这是过去中联重科用极其宽松的信用销售政策,跟三一重工在混凝土机械进行“争霸”,留下的历史包袱。

  此类信用销售政策,允许客户赊账,中联重科作担保,客户从银行贷款买中联重科的产品。

  下游市场如果一直好下去,也许不会出问题,但下游市场一旦转衰,大面积坏账难以避免。

  为了卸掉历史包袱,中联重科在2017年进行大额资产减值,接近88亿,超过过去10年资产减值损失的总和。

  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目前已降到313天,处于近5年的最佳状态,存货在2017年也进行了15多个亿减值,主要对二手机进行处理。

  总的来说,资产减值压力已经大幅下降,今年一季度资产减值0.296亿,也是2010年以来同期最低。

  随着应收账款和存货运营变好,公司的经营现金流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每股经营现金流从2012年0.38元下降到2015年-0.44元,2017年已经回升到0.37元。

  拿毛利率来说,中联重科正常状态应该是30%左右,2017年是21%,2018年一季度已经是25%。

  虽然占主要成本的原材料大幅涨价,但终端工程机械销售火爆,又是寡头垄断格局,更加容易转嫁上游的成本压力,并能通过产品涨价增厚利润。

  2016年,中联重科的净利润率是-4.5%,2017年是5.36%,到今年已是5.8%,制造业的正常净利率大概为10%,离净利润率正常化还有很大空间。

  中联重科境外销售收入2017年大概占到总收入的10%,约23亿,海外销售主要以美元及欧元结算。

  管理层预计美元、欧元、港元及日元对人民币的汇率上升/下降5个百分点,将导致公司税后利润以及股东权益减少/增加人民币2.39亿元。

  2017年人民币汇率升值超过6%,汇兑损失造成财务费用由10.35亿上升至15亿。

  今年情况刚好相反,今年在岸人民币贬值约4.89%(2018年8月27日约1美元兑6.824),目前央行开始干预人民币汇率,估计未来在这个水平保持稳定。

  徐工机械由近年来最低的0.7提升到1.5左右;柳工也是大概从0.7倍PB提升到1.5左右。

  某种意义上说,要取得超额收益,就是在某一时点上,你比市场知道的更多、认识的更深。

  相信借助“后发优势”,回归初心的中联重科,估值大概率会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这不是一个拍拍脑袋就能轻易做出的决定,因为除了基本面的机会分析,还需要对财务风险、业绩确定性、业务竞争格局等进行更深入的考察。

给我们留言

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给我们留言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2016.dede58.com dedecms模板